• 首页 > 时政 > 国际 > 正文
  • 注 册 登 录
  • 澳情报机构将中国列为“极端威胁” 专家:过度反应

    澳情报机构竟将中国列为“极端威胁” 澳学者:我们经济正在自杀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派记者 李锋 环球时报记者 李司坤】一名澳大利亚安全与情报机构高级官员1月31日表示,澳大利亚目前面临的情报渗透和间谍威胁史无前例,危害程度远超冷战时期。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称,在该机构制定的各国反情报指数中,中国被列为“极端威胁”。

    据《澳大利亚人报》1月31日报道,澳议会的一个委员会当天对特恩布尔政府去年底提交的所谓反外国干涉法案进行审议,该法案将对外国间谍和秘密为外国利益服务的活动进行严厉制裁。会议期间,澳大利亚秘密情报局副主任彼得·维克里警告说,外国间谍活动和干涉并非只针对政治层面,而是“整个社会”,他还概述了一系列案例研究,以证明这种威胁的严重性。“有外国情报机构利用长期在澳大利亚潜伏的特工来收集关于澳大利亚移民社区的信息。一些外国情报机构不仅在公共服务领域招募人员,而且还试图招募和培养公职人员,换句话说,就是政客。”

    特恩布尔政府的反外国干涉法案遭到大学、慈善机构和媒体的猛烈抨击。媒体担心,该法案有可能将新闻业定罪,并导致一些人受到不公正对待。一些大学和教会则担心他们有可能受新法案困扰。但曾为绿党候选人、现在大学任教的克莱夫·汉密尔顿当天在议会声称,在研究了中国的间谍活动和影响后,他认为在作出一些修正后,通过该法案非常有必要。汉密尔顿说,(中国渗透澳大利亚)证据是压倒性的,而且澳成为目标是有原因的,“我们被看作西方联盟的薄弱环节”。

    澳大利亚“9News”新闻网称,澳大利亚秘密情报局制定的各国反情报指数共分五个级别:可忽略,低,中,高和极端。一名澳政府消息人士证实,中国在该名单上被列为对国家安全存在“极端”威胁。

    此类疯狂炒作“中国威胁论”的行为引发了澳国内一些有识之士的警惕和担忧。澳大利亚政论家格雷厄姆·理查森1月31日在《澳大利亚人报》发表文章说,“澳大利亚一直对中国说‘不’,无论是‘一带一路’还是亚投行,澳大利亚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我们对有关中国影响力制造了很大的噪音以激怒中国人,所有这一切针对的,是一个对我们国家贸易总额贡献达25%的国家,理查森还写道:“我们的内阁部长向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发起挑衅,特别是当他们所说的像马蒂斯(美国防部长)那样无理时,让我觉得我们的经济正在自杀。”

    中山大学大洋洲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雷1月3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维克里的表态是对中国发展崛起的一种过度反应。于雷说,上世纪90年代,澳大利亚曾在中国大使馆内安装大量窃听器,此事被曝光后引起澳媒体和民众的广泛批评。由此也可看出,中国是被窃听的重要对象,从受到安全威胁的角度看,中国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泰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泰安日报社主办 地址:泰山大街777号泰安传媒集团22楼 联系电话:0538-6272000 邮编:271000

    中华泰山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 © my053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B2-20100031号 鲁ICP备08005495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