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首页 > 视觉图4 > 正文
  • 捕风捉影丨只需要抬头看

      □刘水 文/图

       “嚓啦”“嚓啦”……踩着满地黄叶,我们穿过一片树林,下到水库岸边,突然就听见“扑棱棱”拍打翅膀的声音,随后看见一群水鸭子从长在水中的柳林间蹿出来,飞向半空。看得出它们的身子太重了,飞得并不轻盈,飞到水库中间,稍作盘旋,就陆陆续续滑落在水面上。一共有七八只的样子,与我隔水相望。沿着岸边走,又有十几只水鸭子,还有几只灰鹤被我惊飞,有几只水鸡也跟着向水中央游去。我有些后悔没带相机来了。

       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我来过一次大河峪,那次也看到了一些在这山中平湖栖息的水鸟。这次我只是见天好,随兴又骑行到这里,并不是特意要来观鸟的。又与这些水鸟邂逅,我才觉得水鸟栖息的地方,就是我的向往之处。

       逡巡岸边,在杂草丛中俯身捡起一根鸟的灰色羽毛,我就想:也许我可以变身一棵杨柳,让鸟儿们在我的枝头落脚,在我的树影里游弋,晚上我就守护着它们,在水波中、在月光下陪它们进入梦乡……又想到《诗经·关雎》中的诗句:“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我踮着脚往前走几步,突然在草丛中望见了修长的浅色身影。芦苇丛中,至少有一百只鹤儿在休息。”我在读波兰作家斯坦尼斯瓦夫·乌宾斯基的书《抓住十二只喜鹊的尾巴》。读书不为“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我是看鸟儿的形、鸟儿的声、鸟儿的性情、鸟儿与人类生活的关联,在著者的笔下,有着怎样的显露和表达。

       当鹤群腾空而起,发出震耳欲聋的鸣叫,他坐在地上,看它们刚起飞时似乎还有些手足无措,没头没脑地扎成一堆。但没过多久,它们就“排成了整齐的队伍,看起来像一个个拉长的埃及象形文字。”他想“拼起来会是一句话吗?”想象一下埃及象形文字,觉得这个比喻不但形象新鲜,而且耐人寻味:鸟儿的语言和形象,也像象形文字一样古老神秘,需要我们去猜测和破译。

       就像我在读他时一样,著者在读别人时也在琢磨别人的比喻。他说《柯林斯鸟类指南》图鉴的语言无可挑剔,虽说把乌林鸮的轮廓比作“蒸汽船的通风口”多少有些夸大其词,但也显示出作者对新描述方式的探索:“少一些技术性,多一些想象力——将猫头鹰和蒸汽船联系在一起绝对是个大胆的比喻。”

       对于鸟鸣声,他说:“用文字记录叫声是一种伟大的艺术,需要捕捉到鸟鸣微妙的节奏和音色。”他还认为,“只用拟声词会显得有些笨拙,但加上恰当的描述就可以让我们在脑海中勾勒出声音的模样。”此时我在想,从我眼前飞过的水鸭的惊叫该怎样来描述呢?

       一个人与一只鸟会建立怎样的一种关系,又或者人又能从鸟儿那里获得什么样的启示?

       “我站在树下,灰林鸮居高临下,抬起一只眼皮不耐烦地看着我。我的确也没什么吸引它的地方。过了一会儿,它又回到了被打断的美梦中。”一样生活在星球上,人真的就该像我们自以为是的那样“居高临下”吗?

       “我凝望着冠山雀琥珀色的眼睛,轻抚湿地苇莺柔软无比的羽毛,听山雀放声歌唱,嗅羽翼与松脂芬芳。有时如此,夫复何求?”或许我们不能一下去“抓住十二只喜鹊的尾巴”,但有空时,我们还是该走出城,走出自我,去山里、去湖畔听听鸟鸣。

    中共泰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泰安日报社主办 地址:泰山大街333号泰安传媒集团22楼 联系电话:0538-6272000 邮编:271000

    中华泰山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C) my053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B2-20100031号 鲁ICP备08005495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