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时政 > 国内 > 正文
  • 注 册 登 录
  • 工业经济跨越发展 制造大国屹立东方——新中国成立70周年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三

    建国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新中国在几乎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起门类齐全的现代工业体系,实现了由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成长为世界第一工业制造大国的历史性转变。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瞻远瞩,提出一系列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工业制造加快向高质量发展推进。新中国工业为我国经济的繁荣、人民生活的富裕安康,以及世界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一、工业经济实现跨越发展,推动我国由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成长为世界第一工业制造大国

    70年前的旧中国,由于长期战乱,工业基础十分薄弱,工业企业设备简陋、技术落后,只能生产少量粗加工产品。经过新中国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我国工业成功实现了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历史大跨越,使我国由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成长为世界第一工业制造大国,中国工业为中华民族实现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飞跃做出了巨大贡献。

    (一)工业生产突飞猛进,经济实力显著增强。建国70年来,我国工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破浪前行。工业增加值从1952年的120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305160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增长970.6倍,年均增长11.0%。分阶段看,国民经济恢复及“一五”时期(1949-1957年),我国工业生产迅速增长。建国初期仅用三年的时间,就奇迹般地在战争废墟上恢复了国民经济。同时在整个“一五”期间,我国工业增加值保持了年均19.8%的增长速度。“二五”时期至改革开放以前(1958年-1978年),受大跃进及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等影响,工业建设遭到很大损失。但在部分老一辈革命家和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工业经济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总量规模进一步扩大。1978 年,工业增加值1622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比1952年增长15.9倍,年均增长11.5%。改革开放以后,我国工业焕发了巨大的生机和活力,经济规模迅速壮大。1992年我国工业增加值突破1万亿元大关,2007年突破10万亿元大关,2012年突破20万亿大关,2018年突破30万亿元大关,按不变价格计算,2018年比1978年增长56.4倍,年均增长10.7%。我国工业国际影响力发生历史性变化。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按现价美元测算,2010年我国制造业增加值首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自此以后连续多年稳居世界第一,2017年我国制造业增加值占世界的份额高达27.0%,成为驱动全球工业增长的重要引擎。

    (二)工业生产能力迅猛增长,主要产品产量居世界前列。建国初期,我国只能生产纱、布、火柴、肥皂、面粉等为数甚少的日用生活消费品,经过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快速发展,我国工业生产能力迅猛增长,主要工业产品产量进入世界前列。原煤、钢铁、建材、化工等能源原材料行业已形成庞大的生产能力。2018年,原煤产量36.8亿吨,比1949年增长115倍;粗钢产量9.3亿吨,增长5799倍;水泥产量22.1亿吨,增长3344倍;平板玻璃8.7亿重量箱,增长803倍;化肥产量5424.4万吨,增长9040倍。

    主要消费品行业实现了供应不足向供应充裕的巨大转变。2018年,纱产量2958.9万吨,比1949年增长89.5倍;布产量657.3亿米,增长33.8倍。日用消费品丰富多彩。据轻工联合会资料显示,如今我国钟表、自行车、缝纫机、电池、啤酒、家具、塑料加工机械等100多种轻工产品的产量居世界第一。

    高技术装备类产品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2018年,我国手机、计算机和彩电等产品产量分别达18亿部、3.1亿台、1.9亿台,占全球总产量的比重在70%-90%之间;汽车产量为2781.9万辆,连续多年蝉联全球第一;高铁动车组已成中国靓丽名片,走出国门。工业供给能力的增长,为我国国民经济实力的显著增强提供了有力支撑。

    (三)工业国际竞争力不断增强,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出口国。新中国建立到改革开放前,由于国内主要工业品供应短缺,加上工业发展模式是半封闭型的,仅有少量的对外贸易,出口商品也多以初级产品和资源性产品为主。改革开放以来,依托完备产业基础和综合成本优势,我国对外贸易量质齐升,国际竞争力显著增强。1978年我国货物出口总额仅为168亿元人民币,2018年已达到16.4万亿元,增长979倍。自2009年起,我国已连续多年稳居全球货物贸易第一大出口国地位。

    出口产品结构不断优化。建国初期,我国出口商品中80%以上是初级产品。1978年,初级产品出口比重下降到53.5%,工业制成品出口占到46.5%,2000年以后工业制成品上升到90%以上。其中,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成为出口主力。2018年,机电产品出口9.6万亿元,占我国出口总值的比重接近60%。 同时,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加快更新换代,出口产品档次和质量不断提高,家电、皮革、家具、自行车、五金制品、电池等行业已成为我国在全球具有一定国际竞争力的行业。

    (四)自主创新能力显著增强,一些技术已从跟跑到领跑。新中国成立时,我国工业技术能力比较薄弱。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增强,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创新驱动战略的指引下,工业创新能力显著增强。作为创新主体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不断加大科技投入力度,科技创新水平显著提高,成为促进我国工业持续快速发展的根本动力和源泉。

    企业研发力量不断增强。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有研发活动的企业达10.2万家,比2004年增长5倍,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比重从2004年的6.2%上升至2017年的27.4%,提高21.2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R&D经费支出12013亿元,比2004年增长9.9倍,研发投入强度(R&D经费支出与主营业务收入之比) 由2004年的0.56%提升至1.06%,提高了0.5个百分点。

    研发成果日益丰硕。2017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有效发明专利数93.4万件,比2004年增长29.8倍。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成为第二大国际专利申请国,仅排在美国之后。部分产品技术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发电设备、输变电设备、轨道交通设备和通讯设备产业方面已经处于国际领先地位;“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多次蝉联全球超算500强榜首。载人航天和探月工程取得重要成果,北斗导航进入组网新时代。

      二、现代工业体系逐步形成,产业结构持续优化升级

    旧中国,我国工业部门残缺不全,只有采矿业、纺织业和简单的加工业。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制定和实施了一系列重大产业政策,对工业经济内部结构进行了多次重大调整,我国现代工业体系逐步形成,产业结构在不断调整中优化升级。

    (一)建立了门类比较健全的工业体系。建国以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工业建设,从“一五”开始就将有限的资源,重点投向工业部门,为此后工业化发展奠定了初步基础。经过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钢铁、有色金属、电力、煤炭、石油加工、化工、机械、建材、轻纺、食品、医药等工业行业不断由小到大,一些新兴的工业行业如航空航天工业、汽车工业、电子通信工业等也从无到有,迅速发展起来。目前我国已拥有41个工业大类、207个中类、666个小类,一个行业比较齐全、具有一定技术水平的现代工业体系已经形成。

    (二)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步伐不断加快。建国以来,我国传统工业在产业规模迅速扩大的同时,不断通过淘汰落后产能,加快技术改造等实现产业升级、脱胎换骨。如水泥行业2012年底前基本淘汰了机立窑、干法中空窑、立波尔窑、湿法窑,目前新型干法水泥基本全覆盖。截至2017年,中国拥有1715条新型干法生产线,其中日产万吨的生产线有13条。煤炭行业1997年就开始整顿关闭非法和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煤矿,同时大力发展先进生产力。2017年,大型煤矿企业的采煤机械化程度提高到96%,掘进机械化程度提高到54%。钢铁行业已经拥有世界上最大最先进的冶炼、轧制设备,钢材品种质量提升实现巨大突破,大多数钢材品种的自给率超过了100%。有色金属工业实现了从主要技术装备依赖进口到高附加值产品出口和电解铝技术输出国外的转变,落后的自焙槽电解铝生产工艺已经全部淘汰,中厚板高端航空铝材已用于大飞机和军工等领域,高铁用铝材全部实现了国产化。

    (三)新兴产业不断加快孕育发展。建国初期至90年代,我国工业结构是以钢铁、建材、农副食品、纺织等传统行业为主。进入21世纪特别是十八大以来,我国大力发展高技术产业和先进制造业,积极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新动能加快孕育发展,工业经济不断向中高端迈进。2018年,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分别比上年增长11.7%、8.1%,增速快于规模以上工业5.5和1.9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分别为13.9%和32.9%。2018年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较上年增长8.9%,增速高于规模以上工业2.7个百分点。主要代表性产品增势强劲。2018年,新能源汽车产量比上年增长66.2%,生物基化学纤维增长23.5%,智能电视增长17.7%,锂离子电池增长12.9%,集成电路增长9.7%。移动通信、语音识别、第三代核电“华龙一号”、掘进装备等跻身世界前列,集成电路制造、C919大型客机、高档数控机床、大型船舶制造装备等加快追赶国际先进水平,龙门五轴机床、8万吨模锻压力机等装备填补多项国内空白。

    (四)智能制造发展取得积极成效。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工业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进展加快。一是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持续提升。据工信部材料,截至2018年9月,企业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和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分别达到67.8%和48.5%。二是“互联网+制造业”新模式不断涌现。截至2018年6月,开展网络化协同、服务型制造、个性化定制的企业比例分别达33.7%、24.7%、7.6%。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在服装、家具等行业加快推广,协同研发制造在汽车、航空、航天等高端制造领域日益兴起。三是工业互联网发展已迈出实质步伐。工业互联网已经广泛应用于石油、石化、钢铁、家电、服装、机械、能源等行业,国内具有一定行业和区域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总数超过了50家,重点平台平均连接的设备数量达到了59万台。

      三、多种经济成份携手共同发展,经济活力大幅跃升

    建国初期至改革开放前,我国工业所有制结构的经济成分基本上是单一的公有制经济。1978年,在全部工业总产值中,国有企业占77.6%,集体企业占22.4%。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党破除所有制问题上的传统观念束缚,为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打开了大门,多种所有制经济携手共同发展。

    (一)国有企业在优化调整中发展壮大。1952年,我国国有企业[1]实现利润总额28.2亿元,固定资产原值149亿元。经过建国几十年的努力,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扩权让利”,“利改税”、“承包经营责任制”和“股份制”等艰难探索,国有企业活力、创造力和市场竞争力不断增强。2018年,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8583亿元,比1952年增长658倍;2017年固定资产原值309410亿元,比1952年增长2076倍。国有企业不断优化战略布局,在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保持主导地位。2018年,在石油天然气开采业和电力生产供应业中,国有控股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占所在行业的比重分别高达93.2%和91.7%;在石油加工、冶金、有色等重要的原材料工业领域,国有控股工业所占比重在37.0%-61.1%之间。国有企业为推进国家的工业化和现代化,做出了巨大贡献。

    (二)民营经济和私营企业逐渐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对非公有制经济的认识及相关政策的制定经历了一个从探索到完善的过程。1982年,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出个体经济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党的十五大 提出非公有制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党的十六大提出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党的十八大进一步提出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私营经济一步步由弱到强、逐步成长壮大。2001年,规模以上私营工业企业3.2万家,占全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比重为18.9%,资产总计、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总额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比重分别为3.9%、7.7%和6.0%。2018年,私营企业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数量已超过一半,资产总计、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总额占比均超过20%。民营经济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

    (三)港澳台商投资企业为我国工业经济持续发展注入活力。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新时代,港澳台同胞积极响应,率先前来投资。1978年,第一位港商广东投资办厂,此后一大批港澳台商借助“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纷纷来内地投资兴业。2018年末,大陆境内规模以上港澳台商投资工业企业已达2.3万家,吸纳就业人数达956万人,主营业务收入9.9万亿元。港澳台资企业不仅带来了资金、技术、人才,更为内地输入了先进的理念和管理经验,成为我国工业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参与者和贡献者。

    (四)外商投资企业已成为我国经济建设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1979年,我国颁布和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外商投资企业加快增长,一些国外大公司、大集团、大财团纷纷以独资、合资、合作等多种形式投资。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推进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出台了一系列利用外资重大举措,为外商投资企业长期发展创造更好条件。外商投资由最初的劳动密集型行业,逐步拓展到计算机、集成电路、智能制造等高新技术领域。2018年规模以上外商投资工业企业已达2.5万家,吸纳就业人数达931万人,主营业务收入14万亿元。不断开放的中国制造业受益于国外资本、技术和人才的投入,同时也为外资企业持续提供了良好回报。

      四、不同地区工业总量均实现历史性飞跃,区域经济不断向协调发展推进

    旧中国的工业主要聚集于东部地区,布局极不平衡,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上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我国就进行了以大小三线建设为中心的地区工业布局大调整。改革开放初期,东部地区凭借其区位优势和政策优惠率先发展,区域经济发展差距有所拉大。世纪之交,国家高度重视中西部及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一系列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中西部地区发展潜力不断释放,区域发展协调性逐步增强。

    (一)东部地区在我国工业经济发展中举足轻重,对全国工业经济起着压舱石和导向标的作用。1952年,东部地区工业总产值占全国的比重就已经超过一半。经过70年的大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的率先发展,东部地区规模持续扩大,在由速度向质量转型升级方面发挥了重要的引领示范作用。2018年东部地区[2]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达到38089亿元,比1978年增长117倍,占全国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达57.4%。2017年东部地区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全国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的比重高达61.6%。

    (二)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工业经济实力稳步提升,对全国工业经济发展起到重要支撑作用。中西部地区受历史、自然和区位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总体发展水平与东部一直存在较大差距。随着国家出台一系列振兴中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的发展战略,相关地区工业经济实力不断增强。2018年中西部地区实现利润总额分别为13498亿元和12000亿元,较1978年分别增长192倍和147倍;东北地区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为2764亿元,较1978年增长21倍。

    (三)实施长江经济带发展和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以来,相关地区工业经济质量不断提升。2018年长江经济带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46.7万亿元,占全国工业的比重为45.7%,较2014年41.6%的比重,提高了4.1个百分点。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入推进。2017年长江经济带地区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全国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的比重为53.2%。部分新兴产业已形成一定的规模集聚效应。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取得积极进展,产业转移协作有序推进,初步形成了京津冀创新协作新模式,一大批跨区域重大产业项目与共建园区陆续落地,为京津冀工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新动能。

    (四)区域政策趋于精准,区域经济在不断调整中向协调联动推进。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政策上更加精准,更加注重跨行政区域、大区域的协调发展,各地区经济发展的联系更加密切,区域发展差距有所缩小。2018年,中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7.4%,西部地区为6.9%,分别比东部地区快1.8和1.3个百分点,2018年,中西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占全国工业的比重分别为22.8%和17.5%,与2000年13.9%和11.3%的比重相比,分别提高了8.9和6.2个百分点。近年来,东北地区经济增速有所放缓,2016年东北地区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下降3.1%,随着一系列东北振兴的重大改革、重大政策、重大措施的逐步落地,东北工业企稳势头不断巩固。2017年工业增加值增长4.2%,2018年增长6.1%。东中西部区域发展差距扩大的趋势逐步有所扭转,不同区域间相互促进、优势互补、共同发展的新格局正在加快形成。

    新中国成立70年,中国人民凭着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闯劲,凭着一股滴水穿石的韧劲,创造了波澜壮阔、世界瞩目的工业奇迹。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展望未来,中国工业仍然还有很多山要爬,还有很多坎要过,但只要我们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中国工业一定会再创新的辉煌,再创让世界刮目相看的历史奇迹。

    注:

    [1]国有工业企业的统计范围,2017年、2018年为主营业务收入在2000万元及以上的国有控股工业企业,1952年为乡及乡以上独立核算的纯国有工业企业。

    [2]东中西东北地区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的统计范围,2018年为主营业务收入在2000万元及以上工业企业,1978年为乡及乡以上独立核算工业企业。

    (国家统计局工业司)

    泰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泰安日报社主办 地址:泰山大街777号泰安传媒集团22楼 联系电话:0538-6272000 邮编:271000

    中华泰山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 © my053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B2-20100031号 鲁ICP备08005495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