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时政 > 国内 > 正文
  • 注 册 登 录
  • 起底假麻药案 多数流向美容院

    现在生活是越来越好,对生活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点个痣,纹个眉,纹个眼线嘴唇一类的美容消费也越来越多,但是绝大多数普通消费者想不到的是,在这类美容消费的过程中,有一种几乎是必用的产品背后藏着一个大秘密。

    犯罪嫌疑人 靳某彬:看看好用不好用,看看效果,一点都不疼,看到没有,看到没有。

    这是一段微信朋友圈里的自拍视频,拍摄者正在用针不停地扎刺自己的手臂。离奇的是,在长达十秒的扎刺过程中,以身试药的拍摄者一直表示自己毫无疼痛。到底是一种什么灵丹妙药,具有让手臂反复扎针却丝毫不疼的神奇功效?湖北警方日前查获的一起特大制售假药案,揭开了其中暗藏的玄机。

    前不久,湖北省襄阳市保康县警方和食药监部门联合执法检查时,老五金院内地下室里这家小美容店使用的标称为TKTX的膏状药物,引起了执法人员的注意。

    襄阳市保康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食药环中队长卜建军:这个药盒上面全部都是标有英文,一点中文都没有,就觉得这个TKTX全部是英文,这个药肯定是有问题的。

    本文图片均为CCTV13-新闻频道-每周质量报告节目截图

    【所谓“麻药膏”无任何中文标识】

    我国《药品说明书和标签管理规定》第七条明确规定,药品说明书和标签应当使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公布的规范化汉字。然而,这种被美容院服务人员称为“麻药膏”的药品,包装上却连基本的通用名称和药物成份都未作中文标注,执法人员当即对发现的TKTX予以查扣,并送往专业机构进行检验。

    襄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综合执法支队副支队长徐琦:检验结果显示这类产品含有利多卡因和丁卡因这两种成分,这两种成分在中国药典里面有收录,我们按照药品管理法和相关的司法解释,对这类产品组织专家进行认证,现以假药查处。

    【专家:麻醉药剂量控制不当有生命危险】

    专业人士介绍,利多卡因和丁卡因均是化学药品,具有局部麻醉、镇痛作用,属于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主要用于口腔和祛斑、祛痣、绣眉、纹身等皮肤表层小面积手术,可有效减轻患者疼痛。但若使用时剂量控制不当,很有可能对患者身体健康造成危害,严重时甚至导致生命危险。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口腔科主任韩燕:利多卡因是一种非常好的局部麻醉剂,因为它麻醉效果比较好,作用持久,被称为麻醉药中的万能药,广泛用于临床。在使用过程中,如果剂量不当的话,可能导致患者烦躁不安,惊厥,低血压,严重的也可能造成生命危险。

    需要严格控制剂量的麻醉药,却被用来制造假药,非法流入并非正规医院的美容场所,这引起了湖北警方的警觉,立即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

    湖北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总队长郑和:迅速组织对案件进行研究,制定周密的侦办计划,派出专门的力量跟班作业加强督导。

    【微信是假药链主要联络手段】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给美容店老板李某提供假麻药膏的上家,是由同行推送给李某的一位微信好友,李某和上家从未见过面,更谈不上认识,他们之间的所有交易都是通过微信完成。经过对案件的分析,专案组决定从微信号入手展开调查,并很快锁定了在广州美博城做批发生意的徐某亮。

    根据徐某亮提供的线索,警方经过摸排,逐步掌握了其上线靳某升的行踪,并顺藤摸瓜,找到生产假麻药膏的窝点。

    襄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食药环侦副大队长郝瀚:继续侦查就发现靳某升是一个三兄弟,他们三个兄弟也是各有分工,靳老大就负责生产,在佛山建有这个生产销售假麻药的工厂。

    记者在调查中得知,靳某升有兄弟三人,他和弟弟都做销售,利用QQ和微信等网络平台贩卖假麻药膏,而位于广东省佛山市的这个假麻药膏生产窝点的老板,则是老大靳某彬。在掌握确凿证据后,警方立即查抄生产窝点,并将涉嫌生产、销售假麻药膏的靳某彬等11人抓捕。

    【普通出租屋即为假药生产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药品生产具有严格规定,企业不仅需要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方能生产,还必须具有与其药品生产相适应的厂房、设施和卫生环境。然而当记者来到靳某彬位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的造假窝点时却发现,这儿实际上是一间极为普通的出租屋,根本不具备生产药品必须的任何要求,被查处后不久,就被房东另租他人作为生产稳压器的电器配件加工车间。

    襄阳市保康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食药环中队长卜建军:做药品必须要保证无尘,没有灰尘,还有无菌的环境,最起码要有这一点的要求,他这都是不符合的。

    在采访中靳某彬交代,他从事美容行业多年,深谙美容产品特别是纹绣产品的产销内幕,再加上手头也积累了不少客户资源,因此2017年初,为了产销一体化赚取更大利润,他决定抛开之前的供应商,自己购买设备生产产品。

    犯罪嫌疑人靳某彬:我之前在纹绣这一行做一段时间,然后客户需要这东西,一般客户永远对这个东西都有需求。

    买好灌装机等设备后,靳某彬又花了一万多块钱,从网上买来造假麻药膏的配方。

    靳洪彬:配方我是跟之前跟另外一个人买的。

    记者:花多少钱?

    靳洪彬:一万多。

    一切准备就绪后,靳某彬又根据配方,从网上买来原料药利多卡因和丁卡因,并委托广东当地的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将原料药按照一定比例调配到化妆品基础料里,这样,麻药膏的半成品膏体就算做好了。记者看到,警方现场查获的膏体,就装在普通的连盖子都没有的塑料桶里。

    记者注意到,靳某彬生产的麻药膏基本都是每支10克装,而现场查获的膏体有11大桶,每桶至少50公斤,这样算下来,仅这一批膏体,就可生产假冒麻药膏数万支。

    卜建军:50公斤的原料可以罐装这十克装的一支的话,可以罐装五千支,11桶也就是55000支。

    膏体配制完成后,再经过简单的灌装,一支假冒麻药膏的成品就算加工完成。

    记者:怎么罐装?就是把这个原料。

    靳某彬:直接倒进去,倒进去开通机器,它会通过这个出口,把它那个膏体装到那个管子里面。

    卫生环境极其简陋,达不到生产药品的要求,主要生产设备也仅有一台灌装机,但在这个出租屋里,靳某彬造出来的假冒麻药产品数量巨大。在现场记者看到,仅用于制造假麻药膏的铝制内包灌装管就有37万余支,印刷好的包装盒更多,堆满了厂房的角落,经清点超过60多万份。记者注意到,靳某彬生产销售的假麻药膏,除了主打产品TKTX,还有标称为金刚、西科、蓝眼、SYA等的麻药膏和麻药水,加起来不下20种。所有产品的外包装上,标注的都是外文,无任何中文标识,其中标称为TKTX的假麻药膏,就根据外包装颜色分为红、黑、黄、蓝四种。

    靳某彬:这些(产品)因为之前是有人生产过,然后我们只是说照它的包装来做。

    【被仿“正品”也是假药】

    在采访中靳某彬承认,所有这些产品的外包装,都是他从市场上购买样品后,委托包装企业仿照生产而来。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件非常荒谬的事:靳某彬仿冒的有些所谓“正品”品牌,其实根本就不存在,追根溯源,很可能也是之前的造假者随意编造出的一个品牌名称。

    靳某彬:他们那些也不是说正规的,这个东西,国外都没有说正规有这个东西存在,他们都是自己想出来的东西。

    【假麻药所谓有效成分随意标】

    随着进一步的调查记者发现,靳某彬生产的假麻药膏不仅名称和品牌随意编造,就连药品最为重要的信息有效成分含量也胡乱标注。在调查中,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这些不同品牌的假麻药膏,外包装上标注的药物成分有的为35%,有的是39%,最高的甚至达40%,但靳某彬承认,所有这些看起来品种不同,标注药物含量成分也不同的麻药膏,里面灌装的膏体实际上完全都一个样。

    随意在网上购买的所谓配方,随意购买的没经任何一方检测过的原料,仿制于另一种假药的假药就这样荒谬的诞生了,但是就是这样一种含量不可控,有效性不确实,从假药仿来的假药,销量却很大。

    靳某彬:看看好用不好用,看看效果,一点都不疼,看到没有。

    【微信朋友圈是假药主要销售平台】

    据靳某彬交代,假麻药膏做出来后,主要是通过微信朋友圈对外宣传和销售。为了强调药物的止疼功效,他还宣称所有的产品都是自己亲身试用过的,并拍摄了这段以身试药的视频发在朋友圈,宣传自己的产品。警方调查显示,正是靠着这种神奇功效,靳某彬的假麻药膏在整形美容圈的地下市场畅销无阻,平均月销量达到数万只。

    卜建军:他的帐本显示,他生产了7个月,这七个月一共生产了170多万只这个麻膏。

    【假麻药绝大多数流向美容机构】

    据警方查证,靳某彬生产出来的假麻药膏,销往广东、湖北、湖南、山东等全国20多个省市,购买者绝大多数都是以小美容院为代表的生活美容机构。

    襄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食药环侦副大队长郝瀚:生活美容管理的非常宽泛,要求也不是那么严,但它有市场需求,他在做一些美容的时候,需要购买一些麻药,但是从正常的渠道很难买到,所以说,这就给这些造假分子提供了很广的市场。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打出“无痛”旗号招徕顾客前来做祛斑、祛痣、绣眉、纹身等手术,是一些美容院的常用手法。实际上,皮肤涂抹假麻药膏后,反复扎针而不疼痛的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在假麻药膏里添加了局部麻醉药物中最常见的化学原料药利多卡因和丁卡因。

    根据《药品管理法》第一百条,我国把化学原料药界定为药品,这也就意味着,企业无论是购买,还是销售包括利多卡因和丁卡因等在内的化学原料药,都必须严格遵守一般药品的许可和认证制度。那么,没有任何药品经营资质的靳某彬,又是从哪里进购化学原料药利多卡因和丁卡因的呢?

    靳某彬:之前是在网上找了一家供应商,然后就直接跟他联系。

    记者:跟你供货的这个人的名字你知道吗?

    靳某彬:我只知道姓马。

    记者:姓马。

    靳某彬:全名不知道。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给靳某彬提供原料药的上线并不姓马,而是济南睿兴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肖某某。肖某某化工行业出身,2010年的时候注册了公司,利用自己掌握的技术,在没有取得药品生产资质的情况下,违法生产利多卡因和丁卡因等化学原料药,通过网络发布信息对外销售。

    犯罪嫌疑人肖某某:就是在网上发布一些信息,然后有客户打电话要货,然后就给他发货打过去了。

    就这样,通过简单的网络联系,没有药品经营资质的购买者靳某彬,与没有药品生产资质的肖某某,轻而易举就突破了国家相关部门严格制定的各种药品制售法规。

    警方查证,仅靳某彬一人,短短7个月时间里,从肖某某处非法购得的利多卡因和丁卡因等化学原料药货值就高达数百万元。

    卜建军:我们查获他的交易记录,他给对方一共打款打了380万。

    据警方介绍,靳某彬从肖某某处批发原料药,均以公斤计价,平均每公斤价格在1500元左右。在查清案件的组织网络、嫌疑人身份和具体制售窝点等情况后,湖北警方立即采取行动,收网抓获相关犯罪嫌疑人。

    湖北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总队长郑和:截至目前为止,这起案件已经抓获犯罪嫌疑人11名,摧毁生产线三条,捣毁储存窝点五个。同时还收缴了大量的假药品,据统计有100多万只,价值有六千余万元。

    调查至此,一个以靳某彬为首的生产、销售假麻药膏药品的利益链条浮出水面:济南睿兴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肖某某,将生产成本1450元/公斤左右的利多卡因和丁卡因等化学原料药,以1500元/公斤的价格,卖给靳某彬等制售假麻药膏的黑窝点,靳某彬用这些原料药制成假麻药膏后,又将每支成本仅要3元左右的成品,以4元的价格批发给靳某升等中间商,靳某升拿到假麻药膏后,又以每支10元左右的价格,向全国各地的小美容院兜售用以纹身和微整形等手术。这样算下来,制售假麻药膏的每一个环节都存在丰厚利润,但一些可知,以及尚未发现的潜在风险,却都随同假麻药膏一起,悄无声息地,注入每一个消费者的身体。

    专家指出,最可怕的假药就是成分未知,含量未知,一切皆不可控的假药,未知的假药对应着未知的风险。

    泰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泰安日报社主办 地址:泰山大街777号泰安传媒集团22楼 联系电话:0538-6272000 邮编:271000

    中华泰山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 © my053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B2-20100031号 鲁ICP备08005495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