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社会 > 民生泰安 > 民生要闻 > 正文
  • 注 册 登 录
  • 造干移植 是她唯一救命的机会

    手面上有密密麻麻的针眼,由于凝血难,留下一块块紫黑色印记从最初的半年输血一次,到现在的每周一次,这位与“再障”抗争18年的女孩,只能通过造血干细胞移植来救命了。幸运的是,姐姐与她配型成功,她有了生的希望;艰难的是,一个只有三位女性的家庭,这些救命钱从哪里来?这道通往新生的鸿沟,她们又该如何跨过?

    借不到治病钱 父亲永远地离开了她们

    “再障”,一个听起来令人有些恐惧的词语。在疾病面前,人总是显得那么束手无策,那么渺小,以至于会被这可怕的大山压垮。李君君的父亲就是这样,2011年,由于借不到给君君治病的钱,无奈的汉子选择了喝药自杀,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家,离开了妻子和两个女儿。

    10岁那年,正在上学的君君经常感到头晕乏力,经过检查,她确诊患上了“再生障碍性贫血”。一开始,家人都以为孩子就是贫血了,多注意注意,多补补,问题不大。那个时候,君君半年要输血一次,当血小板和血液进入身体的时候,君君略显苍白的脸上才渐渐有了血色。由于病情还不严重,君君还能和小伙伴一起上学。那个时候的君君,学习非常好,性格又要强,即使得病了,也没耽误下功课。

    不幸是随着君君病情的加重开始的。到了初二那年,随着生理期的到来,君君的病情就严重到不能正常读书了,初三下学期,君君就再没踏进过心爱的校园。到了2011年有一天,君君的鼻血一直不停地留,村里的小诊所已经控制不住,他们只好从亲戚家借了2000元钱,来到市里的医院治病。“我们在医院里,她爸爸回老家借钱,就是那晚,因为借不到钱,她爸爸想不开,喝药自杀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君君的妈妈邱相喜颤抖地哭着,用眼泪讲述着家庭的不幸,和这些年自己承受的压力。

    父亲永远地离开了,但是妈妈和姐姐并没有放弃君君,她们说,即使一家全是女人,也要撑起一片生的田野,不会让年轻的生命消逝。

    自学针灸治头痛 中药渣整车地倒

    从查出患病后,君君小小年纪就开始了服中药的日子,淄博、临沂,只要打听到哪里能帮助治疗“再障”,妈妈就会带着君君去看病。“真的不虚,去一趟拿中药都是用布袋盛的,熬完药后,药渣都得用小车一车一车地往外推”说到这里,邱相喜忍不住流下眼泪,她无法代替女儿受这样的罪,谁又能体会到为人母的那种无助?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在济南军区总医院血液科的病床上,28岁的君君正一边输液,一边透过窗户看外面的雨滴。苍白的嘴唇,手面上一块块的青紫,再次提醒着这位女孩的病情。“这是输的排铁的药,因为频繁输血,体内铁含量太高了。”君君说。

    就是从这一两年,君君输血的频率越来越高,“当时在泰医附院住院时,医生说再这样下去,输血也救不了孩子的命了,只能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但是,我们真的是不敢想啊,移植的钱从哪里来呢?住进医院20多天,已经花了两万多了。但是转而一想,如果不做移植,那孩子的命就保不住了,我说什么都不会这样选择。孩子的爸爸已经没了,如果孩子再没了,我活着也没有意义了。”邱相喜坚定地说。

    不光造血功能丧失,君君脑子里还长了一个囊肿,严重的时候无法吃饭,吃了也会全部吐出来,吐到胃出血。“找的医生做的针灸,效果挺好,真疼得忍不住了,就得去针灸缓解疼痛。后来,医生教给我自己针灸,也是为了省钱。”说着,君君熟练地拿起针,清洁后给自己的头上和手上扎上一根根针。

    对于这个囊肿,君君和妈妈都说不清是怎么来的,但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她无法通过手术取出囊肿,因为她的凝血功能不足以撑起一台手术。“我们去了北京的天坛医院,医生就说,这个血象做手术是没有可能的,所以,当前最重要的是做移植。”

    姐妹配型成功姐姐要断奶救妹

    得知需要做移植救命,姐姐李青没有一丝迟疑,她要给妹妹配型,“老天帮忙,我和妹妹的配型完全相合。”李青说,再难,妹妹的命都要救。

    说起大女儿,邱相喜有着不小的愧疚感。由于君君的病,李青一直到了30岁出头还没有定下对象,“人家知道我们的家庭情况后,都说不合适,就一直没谈成。直到遇到了现在的对象,才结了婚。”

    为了给妹妹治病,李青毕业后就开始努力地上班挣钱,看到孩子这么累,邱相喜有一次跟大女儿商量说,要不就放弃君君的治疗。李青当即表示反对,“妹妹只有这一个,我不会放弃。”

    配型成功后,李青决定给孩子断奶,先救妹妹的命。君君在月底就会迎来手术,现在的时间在等移植仓。“我听说在仓里要一个月不见人,吃饭什么的都需要注意。做手术的话,我就得把她姐姐和孩子都喊到医院。因为我不识字,一些事情都得她姐姐来办。她姐姐的孩子才6个月,家里又没有人能给照看,所以只能大人孩子都住到医院里。”

    好心人带来温暖救下她就是救下一家三口

    君君一家住在良庄镇良庄南村,爸爸是电工,又勤劳顾家,家里养些猪兔,加上种地,曾经的她们,日子过得简单幸福。家里突生变故后,已经债台高筑,甚至记不清花了多少钱,欠多少钱。这次来医院前,邱相喜把家里的粮食、蔬菜等能卖地都卖掉,也只凑了不到3万元钱。“家里什么也没有了,我要照顾孩子,地也不能种了,以后的日子,不敢想。”邱相喜说。今年60岁的她,头发已经白了大部分,说话中眼泪伴着苦笑,那是她无奈的表现。

    病魔无情,人有情。君君生病后,姐姐的同事们慷慨解囊,所在的雷锋学校也组织了捐款,还有学生的家长也表示了爱心。“我小时候的老师、同学,都捐了款,他们没有忘了我,我真的感到很温暖。还有社会上的好心人,我内心很感激,谢谢他们的无私。”君君说。

    现在,邱相喜就盼着女儿赶紧好起来,能有份工作过简单平凡的日子。如此,救下女儿,就是同时救下她们娘三个的命。

    君君说,仅仅移植费用就需要近30万元,目前她已经在“水滴筹”发起求助,捐款数16万多元。距离移植时间还有半个月,希望好心人能伸出手帮帮这个充满希望的家庭,给28岁的女孩一次新生。李君君的电话是13583803620,爱心汇聚,就会形成无限力量,帮助君君一家度过难关。

    泰安市委宣传部主管 泰安日报社主办 地址:泰山大街777号泰安传媒集团22楼 联系电话:0538-6272000 邮编:271000

    中华泰山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 © my053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B2-20100031号 鲁ICP备08005495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12377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